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网游之梦幻法师_ 第十章 诗音酱你要的角色哦~莫名出现的界族商人…-

时间:2020-12-23 18:00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才不是妹控小说网游之梦幻法师 第十章 诗音酱你要的角色哦~莫名出现的界族商人…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感谢言娘娘昨天的万赏,虽然被网站坑去了好多,但还是要感谢你,阿里嘎都~?



    ——————————————————



    好在,凛冬冰凤的伤只是普通的树杈造成的,并没有多少神秘度,光元素对她有着很棒的治愈效果。



    楚扉月几乎是逆着喷出来的血,硬生生的将那些融合了治疗术的水灌进了贯穿的伤口中,然后用手将两头堵住,将那些水留在了伤口之中。那些已经被光元素同化的水迅速的修补着凛冬冰凤的伤势,但也给她带来了难耐的麻痒。



    凛冬冰凤的大腿微微颤抖着,但被楚扉月强硬的按在原地,看起来,真的颇有几分楚扉月正在强迫人家姑娘的意思。



    不过现在这个时候,也没有人会吐槽楚扉月和凛冬冰凤现在的体位就是了…



    毕竟是游戏世界,玩家只要头顶上没有异常状态,就算只剩下百分之十的生命值也可以活蹦乱跳。等凛冬冰凤的身体将那些水球中的治疗术彻底吸收之后,她的血条已经增长到了百分之七八十,那条无法移动的“残废”属性也消失了。



    “好了…松开”



    “啊?”



    “我说,松开…你要抱着我的腿到什么时候!”难得的,凛冬冰凤说话的声音抬高了几个音调。



    楚扉月这才猛地意识到,他现在的动作对女孩来说,已经可以算是非礼了。女孩没有让系统一道雷劈下来,已经算是看在他并不是故意在占便宜的份上了。



    当然,楚扉月并不知道系统把他的性别定位到了一个很神奇的位置,天罚系统实际上对他不起作用23333



    “呃,抱歉!”楚扉月连忙将自己的手松开,站了起来。



    当然,他也不忘瞥一眼凛冬冰凤的伤口,见并没有留下伤疤,开心的笑了笑。不过紧接着,他就想起来,凛冬冰凤又不是原住民英雄,她只是普通的玩家而已,外表是固定的,就算伤口看起来再怎么恐怖,也不会留下疤痕。



    不过凛冬冰凤似乎误会了楚扉月的举动,她飞快的将自己的魔法袍的下摆放了下去,将自己的腿遮了起来。



    凛冬冰凤这么大的反应反而让楚扉月有些不爽了,他心说今天早上你哪我没看过,你现在还遮个屁啊…



    摇了摇头,他也没说拉凛冬冰凤起来,就直接转身,来到了那个因为他的魔法失控而炸出来的深坑旁边。



    他可没有忘记,那个坑底下还有一个“人型生物”呢。不管是什么,总要挖出来看看才行。



    站在大坑的边沿上,楚扉月又一次感觉到了元素湮灭的强大威力。他现在只不过三十多级而已,甚至还没有进行第二次转职,牵引来的元素相互湮灭所产生的爆炸就已经相当于差不多一吨T~N~T【堆】起来之后引爆的威力了…



    这要是以后级别高了,一发元素湮灭下去,大概能直接核平了倭岛吧。



    这并不是不可能,毕竟现实中的楚扉月就有这样的能力。但那终究是另一个他留给他的遗产,是已经系统化的魔法体系,一开始就是完整的,没有给楚扉月修改的余地。但这个他瞎搞出来的元素湮灭却不一样,这完全是他的原创(因为只有他有梦想封印,别人这么玩早被炸死了),虽然现在看来还有严重的缺陷,但却并不是不能克服的。楚扉月相信,等他将这个魔法完善之后,绝对不会逊色于另一个自己留给他的那些禁咒。



    算了…畅想美好未来什么的,还是等到以后有时间了再干吧。现在要做的,是把那被埋在坑里面的“人”给挖出来。



    这很简单,三下五除二的,楚扉月就像拔萝卜那样将那个坑里的人从土里给拔了出来。



    他的衣服因为泥土的掩埋而看起来脏兮兮的,但还是可以依稀的看出曾经的外形,那大概是一件日漫中男主泡完温泉之后经常会穿的浴衣,分成内外两层。虽然看起来颜色不一样,但很抱歉它们都太脏了,楚扉月实在分辨不出它们原先的颜色。除此之外,这个男人有着微黄色稍翘的短发,下颚留着少许的胡茬,这大概是他身上唯二还能看到本色的部位了…他脚上的木屐已经有一只不翼而飞,如果不出意外的话,那只木屐应该还留在下面的泥土里,大概是找不回来了。



    一顶古古怪怪的绿白相间的渔夫帽稳固的扣在他的脑袋上,看起来就像是用胶水粘住了一样结实。楚扉月感觉,如果他的鞋子有他那顶帽子一半的本事,现在就能好好地套在他的脚上了。很可惜,它没有。



    凛冬冰凤自己从地上爬了起来,用一套备用的法师袍换掉了身上那件已经彻底损坏(耐久度为0无法修复)的。虽然属性比起已经破掉的略差一点,但至少在仪态上不会失礼。



    她能感觉出来,因为她的敏感,楚扉月似乎有些生气了。但作为一个女生,凭什么她要将自己的大腿露给别人看啊!



    就算那个人刚刚救了她的命,就算那个人从昨天开始就一直在照顾她,就算那个人教会了一个新的很厉害的魔法,就算那个人给了她一条新的发展道路……但这些,和她因为楚扉月的轻薄行为而不悦,并没有半点冲突。



    这件事两个当事人都不想去重提,他们默契的将这件“小小的不愉快”扔到了脑后。



    “这是什么?”



    “很明显,一个人。”楚扉月耸了耸肩膀,一脸正经的说着废话,“但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出现在这个地方的,明明之前没有的。或许,我想我们应该把他弄醒。”



    凛冬冰凤的速度比楚扉月还快,楚扉月刚说完,凛冬冰凤的弱化冰封弹就砸在了那个人的脸上。冰和水混合在一起,勉强粘黏在一起的球体在那个人的脸上炸开了花,零下四度的低温冰水混合物顺着脖子淌下,几乎在瞬间就让那个昏迷的人清醒了过来。



    “哦!哦…哦…哈…”这个人突然喊出了声,然后长出了几大口粗气,伸手将自己脖子上的那些冰水全都抹掉,同事环顾四周,观察自己的情况。



    当他发现自己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托在半空中时,他表现的很镇静,甚至有心情向下方的楚扉月和凛冬冰凤打招呼。



    “呦,上午好,两位美丽的小姐。”



    显然,搭讪的内容出了一些问题。



    不过长时间的遭(tiao)遇(jiao)已经让楚扉月对这种情况产生了很强的抗体,他已经不会像以前那样,因为别人错误的称呼而被激怒了。



    有的,只是深深的无奈而已。



    他操控着法师之手,将这个人拽在大坑的边上,自己的面前,然后和凛冬冰凤两个人一起,用半月眼盯着他。



    “你是哪位?”



    一听楚扉月提到这个话题,这个明明刚刚还浑身沾满灰尘的家伙就像是突然打开了脑内的某一个开关一样,瞬间精神焕发的摆了一个Pose,整个人都显得光辉了起来。



    哦不,他身上的那些灰,真的在一瞬间就消失不见了!除此之外…他身后那飘洒着花瓣的背*景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你是小御御么!为什么还会自带背*景啊!怎么一提起这个就跟变身一样啊混蛋(╯‵□′)╯︵┻━┻



    “啊~(美式颤音)你竟然不知道我是谁。难道今早的启明星没有告诉你,改变你一生命运的真命天子,今天就要出现在你的面前么?”



    “……冰凤,我感觉这家伙是个白痴。”“同感。”



    “喂!你们难道不是应该尖叫着扑上来向我索吻么?这个反应完全不对吧!”这个自带背*景的骚包夸张的叫道。



    楚扉月和凛冬冰凤此时的表情完全同步——吊着一双死鱼眼,托起了手中飞快旋动的冰尖锥。



    在魔法的深寒下,这个自带背*景的花美男瞬间就软了下来。



    “好吧好吧,你们赢了!我是一个界族商人,该死的,我是有正规营业执照的合法商人!”



    商人?



    楚扉月和凛冬冰凤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惊奇的神色。一个商人,怎么会出现在被楚扉月轰出来的大坑里?还有,界族是个什么东西…



    花美男读懂了两个人脸上的表情,嘴巴不禁微微张大了几分。突然,他撩开自己的浴衣,开始从里面往外掏出一件一件的小玩意。他的浴衣大概是某种空间储藏设备,因为他从里面拿出来的东西的体积和浴衣的体积完全不成正比。



    在从浴衣中掏出了十多件各种各样的东西之后,他终于从里面找到了他自己想要的,一卷白纸。



    “稍等片刻,我要确定我现在在什么世界…”说着,这个花美男用自己的手指在白纸的侧缝线上面一划,然后严肃地说道:“以界王之名宣誓,我将公正合法的进行商业贸易。”



    念过这句话之后,那卷白纸便自动弹开,漂浮在了花美男的胸前,并且开始浮现出各种图像。楚扉月眼尖,一眼就看出来,这张纸上面显示的,正是圣霄帝国的疆域图。



    “圣霄帝国,这是哪?我设定的空域导航终点明明是破碎位面阿尔哈扎德,为什么会在这个世界脱出空间隧道!”



    当然是被炸出来的啦,Baka~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